暨先前提到的兩週密集課程之後,有好一段時期,班上同學們持續在Whatsapp用希伯來文聊天,老師麗娜也很熱心地和我們傳訊息,偶而糾正我們所寫的。她說每次讀我們的拼字就會一直笑,但只有在嚴重的錯誤才下刀,不然可是會忙不完,而且對話會繼續不下去。

並不是說我們程度太差,只是傳簡訊這種非正式的東西,隨興寫寫就丟出去了,自然是笑話百出、娛樂有餘。

當時只要時間許可,咱們也相約出來做會話練習,老師總是熱情出席免費協助,有一次我還約大夥兒到Golders Green的台灣餐廳,吃台菜練希伯來語,好不痛快。

由於很喜歡JW3的師資和環境,遂報名繼續加入他們每周的班級。

這班的同學全是猶太人,對於我大老遠從西南跑到北倫敦上課,學習「他們的語言」很是敬佩,即使其他人已經互相認識許久,對我這個外邦新同學是熱情歡迎、照顧有加。這班的老師剛好也叫做麗娜,人很和善也教得不錯,有幾個同學程度超讚,所以一開口聊到天南地北停不下來,變成我有時只能坐在那裏乾瞪眼。

當學期快結束時,因為中心的教室調度問題,課表被迫改成跟我聖經學院相衝的時間,又找不到其他程度適合的班級,最後我選擇了從2016年一月起透過網路繼續上課,每週一連線和身在以色列的老師,與其他來自各國的學生一同學習。

神的安排總是最好的,因為沒多久我開始了全職事工訓練,而星期一正是我們每個禮拜的休息日。

然後還有更好的,由於四月起NETS開始後,我的心力集中在每周五天的醫治釋放訓練,能複習希伯來文和寫作業的空檔實在有限,但上帝早就為我精心策畫好一切。

我在參加Ellel短期課程時,認識了一位以色列阿拉伯弟兄傑洛德,算是NETS的學長,我上第一階段時他上第三階段(NETS每半年開一次課,所以同時有兩期一起進行),他的母語是阿拉伯語,但是希伯來語也很流利又不到完美的地步,是以我要理解比較容易,跟他講錯也不覺得丟臉,因為他的希語也是在學校才學的,能夠體諒我的辛苦和挫折感。

另外,我們NETS辦公室的一位職員,也是NETS前幾屆的學姊安潔莉卡,是一位小時候從喬治亞移民回以色列的耶路撒冷人。再加上班上一對以色列夫妻,男的加百利是猶太人和阿拉伯人混血的耶路撒冷人,希語和阿語都是他的母語;女的莫妮卡則是以色列中部來的阿拉伯人,工作與生活環境把她的希伯來語磨得呱呱叫。

於是,我的生活(我們都住在訓練學校)中總共有四個說希伯來語的以色列人,感謝主,我想不出比這更棒的學習資源了。

打從我開口跟以色列夫妻說希伯來語,加百利整個就樂得很,他說第一次見到亞洲人說希伯來文,而且講得很標準,覺得實在驚奇美妙,所以,就一直笑一直笑。莫妮卡則是很務實地幫助我修正文法發音,每次他倆和傑洛德在我面前聊天時,莫妮卡會跟兩位男士說「為了Ada,我們改用希伯來語交談吧」,頓時對話貼心地從我完全聽無的阿拉伯語,轉成勉強懂一些的希伯來語,我常常聽著他們的談話,心裡充滿感激和對神的敬畏。

這段期間,我從早餐還沒睡醒到晚上就寢前,都有機會說希伯來文,真是奇妙得不得了。

到了第二階段,班上來了一位新同學利迪亞,她17年前從俄國移民回以色列,有兩個正在當兵的女兒。她總覺得自己的英文不很流暢,所以有事沒事對著我開始講希伯來文,然後見我似懂非懂她也不在意,可愛得很。

安潔莉卡在去年9月嫁給也是同工的英國弟兄丹,他們的婚禮以猶太傳統儀式在中心的草地上舉行,婚禮前後,到處可見她的以色列親友,親戚們多是俄裔所以不太講英文,正給了我絕佳藉口見人就亂哈啦,那幾天,常錯覺以為自己跑到以色列了。

可惜到第三階段時,以色列夫妻與利迪亞都沒有繼續,傑洛德也在畢業後不久回去以色列,但因為第三、四階段的訓練加實習非常忙碌,神讓我專心在服事上實在最為恰當。

每星期一的線上課程依舊繼續,直到我畢業,在神的呼召下再次來到以色列

前七次在以色列旅遊時,總覺得找不到人跟我練希伯來文,大部分見我是亞洲人就直接開口講英文,要不就是我很努力地講希伯來文,他們繼續劈哩啪啦講英文,以色列人是出了名的講求效率(也就是沒有耐性),我這樣慢吞吞地講希語,完全不符合時間效益嘛。

這一次,神清楚要我來待在海法,很意外地,比起以往去的特拉維夫或耶路撒冷,我發現這裡的人大多數情況下,要嘛盡快打發我走,要嘛對我說希伯來語,直到我明顯地掙扎有些才改口講英文,又或看我希語不通乾脆不理我了。以至於我一開始感到挺孤單的,直到上周末去了一趟特拉維夫,才赫然明瞭這只是文化不同,跟我個人討不討喜沒有關係。

可能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神要我來這個城市?訓練我不倚靠人也不依賴英文,才更能單單仰望祂,並融入真實的以色列生活。

實際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希伯來語,我個人覺得障礙還不小,就拿買東西來說,牽扯到價錢就跟數字脫不了關係。

希伯來語有陰性和陽性數字,兩者拼法和唸法稍微不同,必須依據所數名詞的屬性來使用,沒有單位的就用陰性(例如電話號碼),但其實這跟一般邏輯是相反的,通常若有陰陽性一起,用的會是陽性名詞(例如有男生有女生,用的是陽性的你們/他們);偏偏數字唸法也跟其他名詞規則相反,唸起來像是陽性名詞的,在數字中卻是陰性,反之亦然。

總之,在課堂上花了很多時間練習數東西後,老師卻說其實以色列人也常常陰陽性數字亂用XD,但畢竟還是要學的。

可能因為中文每一數字只有單音節,希伯來語有兩三個音節,相對之下就更難會意過來。以色列貨幣舍克勒包含小於一舍克勒的單位,結帳時,假如金額是113.30,希伯來語發音是mea shaloshi esre ve shiloshim,很長好不好,再加上講得爆快誰聽得懂,若後面有很多人在排隊等結帳,店員當然不會有好氣跟我耗。

我來這裡一個月後,才學會臉不紅氣不喘,先聚焦聽清楚前半段,然後問說抱歉一百一十三和?如此發問,結帳先生或小姐還願意重講一遍,再集中注意力到後半段,第一次這樣嘗試成功時,我不知道有多麼高興快活。可我其實還是有個疑問,舍克勒明明是陽性名詞,但他們講的好像都是陰性數字,啊,隨便啦。

另外,我今年初終於買了第一本希伯來文聖經,基本上只要學好現代希語,就不難自學聖經希伯來語,能藉此從不同角度更理解上帝的話,實在是美事一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chang 的頭像
rainchang

天空之水 Ada's Blog

rain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