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第七次以色列旅程中,經歷到幾件事情,讓我想來寫一寫關於安息日的種種。

安息日的希伯來文唸做Shabat,每周的第七天為安息日,猶太節慶亦被稱作安息日,而當節日和每周的安息日在同一天,就叫做大安息日。每個禮拜一回的安息日,約略從星期五日落前開始,一直到隔天星期六的第三個星顯現結束。

現代以色列生活中,安息日的起始時間,會公布在報紙和社區告示,也會吹響號角以宣布安息日的到來。

遵守安息日這件事是從以色列人出埃及後,在曠野裡的第二個月開始,那時上帝告訴摩西,以色列人在每星期的第六天會獲得雙倍的嗎哪(上帝從天賜下的食物),從此摩西宣布在第七天要守安息日。之後,上帝在西乃山頒布律法,安息制度才完全形成,其中涵蓋了安息年(第七年)、禧年(第50年),以及逾越節、五旬節和贖罪日等猶太節期。

安息日的本意,是要以色列人不工作、不買賣,才可以好好歇息,專心地與家人相處,並以此表示忠心服從上帝。但猶太教的拉比(教師)們,很認真地把這些誡命延伸開來,以至於只要任何可能可以視為「作工」的行為,都被嚴格禁止。

例如:凡是牽扯到開關電源/瓦斯的行為,都被視作違反安息日法則,當然遑論駕車搭車、看電視、使用電腦手機這些通常不可缺的生活要素;搬重物甚至抱小孩也不被接受。其他像是不能點火、打掃、寫東西、種植甚至不能哭泣等等,在非教徒的眼中,真是覺得不可思議到極點。

於是,在以猶太教律法建國的以色列,通常星期五和假日前夕下午三點左右,商店就會準備打烊,若在安息日硬要開張,就等著吃罰單吧。事實上,在特拉維夫就有很多不懼罰款的店家,反正生意好得不得了,付付罰緩還是照賺不誤。也因為有他們,我在特拉維夫遇上安息日的時候,仍舊買得到吃得香,從來沒在擔心。

這回我卻在耶路撒冷碰上兩個安息日,其中一個是猶太新年。我在計畫旅程的時候,其實沒有注意到這個事實,發現後我唯一能做的,是在行李箱裡多塞兩碗泡麵,後來也證明,這樣的預備還真的相當實際。

從特拉維夫搭公車到了耶路撒冷,我馬上衝去附近的餐廳大快朵頤,順便外帶了餐盤裡剩下一半的食物,看著房間的冰箱被填滿,著實安心不少。隔天就是週五,雖然我聽說舊城阿美尼亞區的餐廳會營業,但是從旅館到舊城有超過半小時路程,總不能花大錢坐計程車吧。

禮拜五下午,看著耶路撒冷漸漸變暗也變冷清,路上空蕩蕩只剩下零星散步的人們,我其實很喜歡這樣的寧靜平和。拉下鐵門的店家,驅走了購物的人潮,結束營運的電車鐵軌,變成孩子們玩樂穿梭的好所在,我到處晃著享受這份特別的清幽,隨意和路上幾個剛從餐廳下班的年輕人聊了起來。突然一聲高昂地號筒聲響起,持續了半分鐘以上,我們不自覺地摀住耳朵,那聲響宣告著安息日開始了。

我瞄到隔壁有一間衣索匹亞餐廳,似乎門還是開著,很開心的想等一下有地方吃飯耶。過不了多久,三個帶著大絨毛帽子、有點年紀的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徒,眼神銳利像糾察隊一樣地衝過來,我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他們就迅速地一字排開站在這間餐廳門口,如三重唱一般不停大聲重複著:安息日開始了,關門,安息日開始了,關門,安息日開始了!

店家的人走出來還沒開口先被斥責一番,哇,雖然曾經聽說有這種事,但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百聞不如一見我有點傻眼,這也太嚴格了吧。店家不得已也不情願地把門關起來,糾察隊三人組才滿意地離開。

「我真不喜歡這些人」和我聊天的一位年輕男生不以為然地說「他們沒有權力去限制其他人的自由」。

的確,我很難想像猶太教徒和世俗的猶太人,是用什麼方法來取得生活上的平衡,不管怎麼做,仍有一方必須妥協,真是辛苦了。

我們在鄰近公園走了一圈,既然全部餐廳商店都打烊了,我打算回旅館吃隔夜菜。路過衣索匹亞餐廳時,我發覺門雖然是關上了,裏頭卻還是人聲鼎沸,恐怕是繼續招待著熟客們吧,這樣也好,大家各讓一步相安無事。

正要過馬路回旅館,那三個人活生生地又出現了,朝著與我往反方向走來,我在對面停下來回頭觀望,果然,他們再次跑到那家餐廳前面,拼命地敲門大喊,遠遠地我看到老闆前來開門,聽不到爭執的內容卻也可以感受到雙方的不滿,唉,還真的是一點也不能通融啊。

回到旅館後,其中一台電梯已經調整成「安息日電梯」,也就是這台電梯不停地上下移動著,並且每一層樓都會自動停止、開門,這樣教徒們就不用按鈕(啟動電)也可以搭乘電梯,真是山不轉路轉的完美實踐。  

Ultra Orthodox Jew  

^那三個糾察隊的大絨帽就是長這樣子,我常常很擔心他們會中暑...

最後一天要從耶路撒冷去機場的早上,雖然天氣仍舊炙熱,至少沙塵暴此刻已經緩和,天空稍微揮去那層紗,回復了一點點的藍。

這天是猶太新年的第一日,共有連續兩天的安息日,街上自然沒有大眾交通工具,大概因為耶路撒冷的猶太教徒比例較高,放眼望去亦不見任何私家車輛。

此時間點要去機場只有兩種選擇:共乘計程車和計程車,前者又叫nesher,是一種類似小巴大小,會到指定地點接乘客,開去機場價格一律64舍客勒;後者就是一般計程車,前往機場跳表大約是300舍客勒(近2500台幣),安息日或假日還會加價。

幸好訂到了共乘計程車,在等車來旅館接我的不到半小時空閒,我決定到附近繞繞。來回走過平時熱鬧、此刻寂靜的雅法街,穿過小巷子正準備回旅館,有個很有禮貌的中年男子叫住我。

問完了「妳從哪裏來?第一次來以色列嗎?為什麼來以色列,喜歡這裡嗎?」等標準攀談問題,他邀請我去就在附近的家喝茶,我委婉地告訴他我要趕著去機場,他很誠懇地說就來一下子嘛,也不曉得為什麼我就答應了。

到他家後,我們繼續閒聊,接著,他極其自然地問我可不可以幫他開瓦斯爐,啥?莫名其妙的我邊轉著爐子的旋鈕,看著爐上那鍋似乎已經半熟的食物,霎時間恍然大悟!因為這人穿著一般、又沒戴小圓帽,我壓根兒沒想到他是猶太教徒,了解原委後,其實心中有點想笑,不是嘲笑他,只是第一次親身幫這種忙,覺得實在有趣。

聊著聊著,我說再五分鐘必須要離開,只見他又不慌不忙地,指指桌上的空調遙控器,說天氣好像有點熱(其實當天熱爆了),可是他不能碰這個,拜託我幫他按下電源鍵,然後,悶熱的室內終於變涼了。

離開他家後我真是千頭萬緒,所以如果我沒有去他家喝茶,他就搞不好餓死又熱死了,當然不會這麼誇張,但也真是亂艱難的啊!

這次的經驗說給其他人聽,反應都是笑翻了-被邀去喝茶其實是去幫人家開爐子和冷氣!

我一直都很佩服猶太教徒,因為敬畏上帝,他們的生活即使多番不便,依然持守了幾千年,這種執著不是一般人能夠匹敵的,也許這種毅力,正是造就了聰明的猶太民族的一個原因。

一個星期能有一天,遠離那些繁雜的事務,專心休息與家人相處,花時間親近神,其實是很健康美好的,但切切要記得:人不是為安息日而造的,乃是安息日是為人所設的。

最後,送給大家這首我非常喜歡的安息日之歌,是一條充滿感謝與祝福的歌,此版本是一個世俗的歌手與猶太教徒(包括一群可愛的小朋友)聯手打造的,歌聲、畫面都很珍貴,象徵兩者的喜樂共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chang 的頭像
rainchang

天空之水 Ada's Blog

rain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