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唄,我畢竟只是個凡夫俗女,所以不管是去聖地還是去極地,一定要為女性同胞們觀察一下異國的異性才不枉此行,在此先做聲明,本篇完全是依據個人主觀、在樣本極少又沒有根據之下的隨筆感想,請勿當作參考、更忌以偏概全。

話說出發前,我自以為是地認為以色列男人要不是那些鬢角長又捲、身著黑衣戴高黑帽的正統猶太教徒(我打從心底很尊敬他們可以謹守教條就是了),或頭戴小圓帽一臉嚴肅的猶太人,要嘛就是輪廓深得不得了、鬍渣總是刮不乾淨的大眼男(我不能接受男人眼睛比我大睫毛比我長又捲),所以對於某些女性友人比我還興奮地要我帶個帥哥回來這件事完全不抱任何期望,就不是我的菜嘛。

事實上跟著這樣的旅行團出遊,能跟當地人接觸交談的機會的確是很有限,但挺意外的,旅程中遇到那些少得可憐的當地男性確實讓我留下很深刻的美好印象。

旅館細心員

第二晚下榻Tiberias在加利利湖畔的旅館時,由於剛才在車上聽著The Galilean這首歌感動而流過淚,我還在朦朧中恍神,拿著房間鑰匙跟要貼在行李箱上的貼紙(讓旅館人員可以把行李箱送到對的房間),怎麼看也看不懂要如何把貼紙後面的紙片撕下來,其他團員有的已經撕好了有的人正在撕就那樣佔據著旅館大廳,我還是一臉疑惑地盯著那張貼紙看,恨不得看久了它就會自己脫落。

就在我杵了好幾秒鐘之後,突然有一雙手伸過來拿了那張紙把它剝下來變成貼紙,我抬起頭來只見到一雙溫柔水亮的眼睛,一個年輕的男服務員細聲喃喃地說:要從中間折一下比較容易撕開,然後投給我一抹溫和的微笑,任務完成就走開了。

哇塞,我都不知道他打哪兒發現有個笨蛋連貼紙都不會撕,又從哪兒鑽進我們這一群為數不小的人群中解救了我。

這晚,我對以色列男的第一個印象-細心,還有一雙會說話(好像也會放電)的眼睛。

古城指路漢

第三天我們到了猶太古城Safed,那也是旅程中唯一下雨的一天(雨在偏乾旱的以色列是一種恩典喔),參觀完猶太傳統聚會所、手工蠟燭工廠,導遊Jan難得地讓我們自由活動,她說這裡總共就只有一條小路可以走回去停車場,大家肯定不會迷路的。我於是忘我地撐著小傘到處照相,恣意享受狹窄的古典石路在雨中特有的美麗。

意識到時間差不多時,一眼望過去卻搞不清楚南北方向,還有,究竟是誰說只有一條路的?

同時雨愈下愈大,四下不但找不到同團的旅伴,就連路人也相當稀疏,我開始忐忑不安地東轉西繞,彎過一個牆角迎面來了個沒帶傘用手遮著頭、提著剛買好的安息日餐點材料的年輕猶太人(那天是星期五,到晚上第三顆星星出現後就是安息日,所以他們要趕在那之前把隔天的飯菜煮好溫著),我神色慌張地硬是擋在他那張沒有表情的臉面前,不是故意但沒什麼禮貌地問他說巴士站怎麼走,他起先一臉疑惑,後來弄懂我問的其實是旅遊巴士停車場,於是很仔細地邊說邊比畫了好幾次,淋著大雨、臉上始終嚴肅不見微笑的他,這會兒卻流露出擔心的神色,再次確定我聽懂了他的指路才肯放我走,不一會兒我就找到光明大道假裝老神在在地回到遊覽車上,踩著被水窪浸濕的鞋子,我心裡卻悄悄藏著一股暖流。

於是我對他們的第二個印象是,貌似冷漠但是(對路痴)頗有同情心。

餐廳愛心侍

那之後,遊覽車把我們載到一間購物商場,導遊說午飯放風讓我們自個兒找裡頭的小餐廳解決,我跟AnneDoreen加上領隊Jackie決定就在旁邊的咖啡廳坐下,大家在櫃檯點餐付帳後留下名字,侍者會在餐點準備後好大聲唱名客人再去領取,其他人都點了三明治(英國人嘛),只有我堅持被雨水伺候過後一定要吃點熱食,點了以色列很經典的早餐加上熱巧克力,因為製程稍為複雜又有煎蛋,過了許久還在慢慢生。

我索性站在櫃檯前等感覺會比較快,眼睜睜看著早餐拼出來了,那位年輕的櫃台拿著我的熱巧克力在後面不知道下什麼藥還是幹嘛,又跟另一個應該是廚師的男生在那裡鬼鬼祟祟,攪了老半天終於把馬克杯放到我的托盤上,交給我時還跟我眨了個眼笑得怪靦腆可愛的,我心想:先生拜託別再眨啦,我們只剩下十分鐘就要集合是要叫我一口氣整盤吞下去不成。

早餐真不愧是一日最重要的一餐,豐盛大份得嚇死人,其他三位淑女邊看邊笑又叫,還拿著手錶幫我倒數計時,我第一次體驗為什麼要說是「狼吞虎嚥」,不過餐點真的是好吃得不得了。

最後我用了十五分鐘完事,回到車上後想回憶一下我剛剛到底嚥下去些什麼,拿出匆忙中拍下的照片,這才頓時醒悟,原來那兩位男士在那裡磨磨蹭蹭耍害羞,是在製造照片右下方這顆愛心給我吼,我還差點兇了他們一頓,看起來愛心疑似有點顫抖,應該技術不是很純熟或是被我瞪著嚇到手發抖,真可憐。  

 

長髮吉他男(電視上啦

一定要先註明是在電視上,如果是真的出現在眼前我竟然沒把他把起來的話,那就實在該把我的英文名字倒著拼以示謝罪。

這案件發生在跟前一件同一個時間點,佇立櫃台前面等候午餐的我,無意識地瞄到牆上電視播放著音樂頻道,一個金棕色長髮的男人彈著木吉他唱著歌,畫面映入眼簾那一刻我就被他溫柔深邃的眼神煞得全身發軟,天哪,這百分之一千就是我的菜啊!

我記得鏡頭從他的雙眼、長髮然後慢慢拉下到全身,可是螢幕上沒有一個看得懂的字,只是聽起來大概應該是希伯來語歌,男人的長髮直直的但髮稍微彎、嘴唇有點翹、嘴巴不算小牙齒不是很整齊,MV裡面還有其他一些年輕人(所以很難判斷是個人還是團體),還有個長髮美女嗯,是說這些是什麼貧乏的爛線索啊,天真的我當時想說回家上網慢慢搜尋一定可以把他挖出來。

最後一天在機場唱片行我還強行逼迫店員幫忙尋找,無辜的店員真的滿盡力地翻出幾個條件符合的,可惜啊可惜,一方面當時趕登機時間很倉促,另一方面聽我這種弱斃了的描述鬼才找得到,所以最後還是帶著幾許失落與哀愁踏上歸途。

回來後我用上幾乎拆垮Google的地毯式搜索,用希伯來文試了各種有機會的關鍵字,再上維基百科把所有以色列男歌手都翻閱一遍,很無奈地我跟他或許就僅有那一面之緣。  

如果哪位親朋好友能替我找到他是誰,我就大方餽贈只送不賣的原裝死海海水5毫升一瓶以達謝重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chang 的頭像
rainchang

天空之水 Ada's Blog

rain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