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跟紀念品提回來了,我的心卻忘了帶回來。

這是一趟無比奇妙、充滿恩典又震撼心靈深處的旅程,這八天七夜的每一刻時光、每一個小小細節,我都被那一雙看不見的手呵護得無微不至。

這一趟走下來,我雙眼目睹的、耳朵聽聞的、雙手觸碰的、心深處感受到的一切,讓我身心靈彷彿被徹頭徹尾地洗滌了一遍,我深深地感受到上帝的愛,也毫無抵抗地愛上了以色列。

回到英國隔天就進公司上班,老闆一天內不可思議地問了我好幾次「妳還在微笑啊?」,上班第二天,換隔壁同事「檢查」我是不是還在微笑,到中午他看不下去了,寫內部訊息跟我說,you’ve been smiling too much.害我突然有點愧疚,對喔,英國的秋天大家都很鬱卒我還是收斂一點好,他接著問「他叫什麼名字?」,啥?「妳不會沒有理由微笑成那樣吧!」我聽懂了,他認為我跟誰陷入愛河了,我繼續笑著回他說His name is…Jesus Christ. 他終於放棄繼續問了,又說不用內疚這是好事,只是很好奇我為什麼回到辦公室還可以這麼喜悅,我跟他說這個世界很美好當然要微笑啦,他大概覺得我瘋了,哈哈。

旁人也許不容易理解,但對我來說,這不是一般的假期。回來後我雖然無時無刻想念著耶路撒冷、以色列的任何一角甚至希伯來語,我卻沒有一般的假期症候群,也(暫時)還沒有被英國的天氣擊潰。

從十幾歲起我意識到,這輩子最想去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以色列,但是一直以為我會在人生過半以後才去實現這個願望。

小時候上主日學開始,我養成了每天睡前閱讀一頁聖經的習慣,直到現在除了偶而出遊沒有聖經在旁的幾晚,從來沒有間斷過,後來因為舊約比較難理解,我會跳過一些篇章而著重在新約,讀過許多遍但總覺那是個非常遙遠的國度。

我一直記得,大一的英文老師Mr. B是以色列來的,期末考的口語交談我說最想去的國家是以色列,他非常驚訝也很高興的表情我依然沒有忘記。

會在這個時間點訂下這個旅程,並不是出於我自己,而是神的安排,原本我只是接受同事建議找到專屬獨自旅行者的旅程,看了一堆歐洲非洲的行程,時間長度都不太合適,正準備放棄之際,突然在列單裡瞄到以色列,那是前一秒壓根兒也沒有想到的目的地,無心點下去一看,竟然假期長度出發時間全都剛剛好價格也能負擔。

另外,我雖然喜歡獨自一人,卻對於跟一堆不認識的人出遊仍有點不自在,但是我知道會到聖地旅行的人,根本不需要我擔心會不會合得來,於是我在行前一個多月訂下了我的朝聖之旅。

  

意外也不意外地,我的旅伴們外在是跟我完全不同的族群,這張照片是在伯利恆耶穌誕生地的教堂外合照的,我們有29個旅者加上一位領隊一位當地導遊,總共只有4位男士,除了我之外有少數40多歲的,其餘就是歲數再往上到78歲左右,我也是唯一位不是英國籍的。

由於我比較晚訂位,誤打誤撞地選了從Luton機場出發的機位,變成只有我跟兩位本來就相識、行動有點不方便的老婆婆,Anne(右邊第三位白上衣戴帽子+墨鏡的)和Doreen(左邊第五位、被前方男士擋住下半身的),傍晚到達後一起搭車到旅館,其他從Heathrow出發的因為延誤當晚半夜才到,我們三人因此成為好夥伴,旅途中當我不想自己一個人、又懶得跟人社交時,就跑去跟她們倆一起,聽她們互相吐槽鬥嘴,完全輕鬆自在不用拘束。

我也一路上輪流充當她們的拐杖、幫忙買東西拿東西,甚至在某些行程她們無法參與時帶上Doreen的相機替她拍照,以至於她們一直很感激我,說我是被派來的天使,呵呵。

這是我第一個覺得很棒的恩典,如果當時硬是後補排到Heathrow的機位,我就不會先遇到她們,那之後每次就得有點尷尬地找伴吃飯,而她們很可能會少了我的幫助又不好意思開口問,坦白說其他人也自顧不暇不太可能扶她們走路之類的,而她倆因為年紀及背受過傷的關係,正是整團裡最需要幫助的,我又是最能幫這個忙的(後期有位男士接下了我的工作,我也就默默退下讓Anne享受那位威爾斯紳士的攙扶,很識相吧)。

還有,Heathrow出發的班機延誤,大家到半夜才到旅館,那我就沒有第一晚獨自一人在Tel Aviv街上海濱散步看月亮的美好時光了。

我不是很擅於寫旅遊景點介紹,所以如果我沒有偷懶,接下來想記錄下來的是幾個在旅途中太多太迷人的事物裡,讓我最感動的幾個小地方或小故事,那些深深植入我心裡的經歷與回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chang 的頭像
rainchang

天空之水 Ada's Blog

rain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老媽
  • 期待續集!
  • 哈哈 要知道我是很容易就耍懶的...

    rainchang 於 2012/11/06 0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