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來說,我對不少主流的事情不會有特殊看法也沒什麼意見,聽別人說話,就算不是太有興趣的議題,還是可以充當一下忠實聽眾,也滿有興趣多涉獵參考一下不同的領域和觀點。

但是隨著對自己的了解慢慢增長,生活不斷地走向獨立自由的極端,我活得愈來愈任性,不再有什麼「為了也許未來會需要的人際關係」而不能得罪什麼人,只是愈發地對自己珍惜的人更真誠地關注,對不太在意的人一般狀況下維持基本禮貌,換句話說,如果有人踩進了我的領土,我就會不客氣地戳破表面的和平。

rain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