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是很獨特的一年,這三百多天我的心思時間並沒有放在工作上,而是真實地為自己過活,最重要的,它是我重生的一年。

年初我帶著單程機票回到台灣,沒有時間表也無繁複的計畫。在前一年我讀了哈瑪斯之子這本書,因緣際會和譯者陸姊妹聯繫上,因此回台灣前我已打算好要去ICEJ的辦公室拜訪她,而這個見面,完全改變了我的生命。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在我的第七次以色列旅程中,經歷到幾件事情,讓我想來寫一寫關於安息日的種種。

安息日的希伯來文唸做Shabat,每周的第七天為安息日,猶太節慶亦被稱作安息日,而當節日和每周的安息日在同一天,就叫做大安息日。每個禮拜一回的安息日,約略從星期五日落前開始,一直到隔天星期六的第三個星顯現結束。

, , ,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08年的二月,我在東京歌舞伎座信誓旦旦地跟染五郎說:我會再來的。而這一過竟已是兩千五百多個日子。中間染五郎歷經從舞台摔落身受重傷,幸好透過醫治休養如今已痊癒。

每回返台時間總太短無從計畫起,然而這一次為了休養身體的長假,剛好成為我去日本的絕佳機會。

,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開課前幾天,我比以往用功許多,每天早上硬是讓自己至少背幾個單字、練幾篇對話,充其量是想讓心裡鎮定一點。

課前通知要學生第一天915分到上課地點,我因為健康狀況沒有完全恢復,尖峰時間出門還滿辛苦的。早上八點多有一大群在Clapham Junction(有19個月台,是全英國月台最多的車站)換車的人,無奈計劃中的那一班車擠不上去,只好等15分鐘後的下一班,是以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已經超過九點半。

,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起初想學希伯來語,其實沒有任何特別的因素,只是在2012年我的以色列初體驗途中的靈機一動。

記得當時在加利利參觀五餅二魚教堂,可能因為英語系遊客太多,英文的介紹單張竟然被搶個精光。倒不是一定要讀什麼資訊,反正導遊講解得還更精彩,但我很想拿個「到此一遊」的證據,於是我抽了張希伯來文的簡介,雖然一個字兒也不懂、拿在手中卻愈看愈喜歡,心想這些字母怎麼這麼可愛啊!然後從內心深處非理性的角落,跳出了一個念頭:我要學希伯來語。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一向是個宅女又孤僻喜歡清靜的我,竟然開始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裡,天知道這對我是多麼晴天霹靂的打擊。

原本的我可以好幾天舒服地賴在家,隨手找到各樣事情來自得其樂,這時,我卻好像掉進一樁看不見的幽暗陷阱,喪失了自信和自處能力。白天工作時,我仍俐落地維持表面的正常,專業地盡我職責,雖然偶而也會盯著螢幕發呆甚至偷偷掉淚,再假裝是過敏還是感冒,迅速地抹乾淚痕繼續當個分析師。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總覺得寫文章是一種抒發,有時還有治癒能力,所以想記錄一下這段時間仍是進行式的歷程,也或許有病友看到這篇文章,能夠知道自己並不孤獨。甲狀腺亢進的症狀因人而異,所以不大值得參考比較,大家也別太擔心,因為我正持續好好地活著,就當我是偶而報報憂吧。我的奮鬥才剛開始,當然希望不要拖得太久。

現在回想起來,可能要追溯到去年十月買房子到交屋那段期間,接二連三的繁雜事、加上期望可能落空的心情起伏,壓力遂像怪物般纏到身上,還不是發洩一下就會脫手的那一種。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014我嚐到無比的喜悅歡樂,也墜入深邃的憂傷谷底;我晃去最冷和最溫暖的國度,也安於享受有著恆溫的我的家;我啟發了體能身心的潛力,卻也走到最糟糕的健康狀況。我笑我哭我快樂我生氣,我興奮我淡定、我跳躍我靜默,有希望盼望也有失望與絕望,我遇見一堆最棒的新朋友,也碰到少數機車到想把桌子掀起來從他頭上砸下去的人。

過去這一年,既複雜又純粹,啪地一下過去,好似劃過天際的幾道閃電,迅速可是極度閃亮,耀眼過後沉靜了那麼一片片寂黑,然後,新的一年來臨。

,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Let the Truce Be Known,這是我近年來最愛的一首歌,不只因為美妙的旋律、充滿感情的唱腔和精湛的編曲,更是為了這段真實亦傷痛、值得深思的故事。

Truce是停戰、休戰的意思,可以當作動詞或名詞,也可實質地用作參戰者共同簽屬的停戰協議,通常簽訂之後,才會再接著(又或者不接著)進行制訂所謂的和平條約。

, ,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簡單扒了一點食物,在冷死人不賠命的十一月英國天,我仍舊堅持換上皮短褲,再次走向寒風中。

回到Waterfront,我把外套圍巾手套等等寄放到衣物間,領收的大叔竟然問我是不是韓國人,然後又猜國籍猜了半天沒一個中,隨意跟他哈拉了一下,我就打開門進入這個位於二樓的小巧場地。

, ,

Posted by rainchan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